文化广角
首页 - 监狱资讯 - 文化广角

亲情也需要不时浇灌

作者:青山监狱 徐霞客 发布时间:2017-07-05阅读次数: 分享到:  
    母亲节前一天午时,接到大伯电话,告知大妈已悄然逝去,顿时“母亲节将至,母亲却溘然长逝”的念想在脑际回荡。可能逝者并不知晓还有母亲节,可能也未曾享乐过母亲节。 5月14日,又是一年母亲节。这一天小村庄被鞭炮声和乐器声打破的往日的沉寂,犹如春节般热闹,只不过原本闹腾的村庄终会伴随着乡邻们的离别,愈发变得孤寂和冷清,这样今日的热闹也渐显弥贵。 逝者远去,生者缅怀。这是告别也是团聚,只是没有这生与死的离别,哪有生者的短暂团圆,不过这样的圆聚太痛楚、太凄惨。“贵生重死”的观念早已镌刻入心,世人越来越尊贵生,对于死,难有敬重之心,仿佛不再懂得让死者享受哀荣。 改革开放初期,乡村每户人家都多生子女,意寓子孙满堂、富福永存,然赡养矛盾、抚养矛盾催发出的婆媳不和、妯娌成仇似乎也随然成为那个时代无法揭秘的命题,但真当生死两隔,即便曾经仇深似海,都没有比诀别更悲寂的冤恨。近年,随着乡邻大规模外出务工,他们忙于生计,疏于联络,甚于举家搬迁,偶回乡里,农村原有的那种共同体已顿然消失,亲情又遭遇新一轮考量。年初,人民网刊发了上海大学一位博士生的返乡日记《迷惘的乡村》,所言乡村现在面临“空心化”的困境,可解决这种窘境的路径时至今日犹然悬而难决。 愤然觉悟,当前乡村的亲缘关系,很大程度上依靠老一辈在孤苦维系,但对年轻一代来说,浓烈的情缘关系早已被现实割裂。若不是父辈们的牵线搭桥,看着似曾相识的面孔,不想我们竟是最亲近的陌生人,血浓于水的恒古定律开始在时空的消磨下变得摧古折朽。逢年过节,匆忙中亲属甚至难得谋面,于是偶遇之时喊错姓氏、呼乱辈分、认岔母子……不知从何时起,我们开始变得那般不谙世情。亲情在时空的隔离下开始枯萎,这时若如不加浇灌便会凋零,一代代人的情缘将会在干涸中流逝。于是,在母亲节这天我建立了一个名为“本是同根生”的微信群,意欲互通音讯、加强交流,然群里除去发红包时众人潜出水面热闹非凡外,多时皆静如潭水,可谓名存实亡。 刨根追因,浅显认为,时下国人家族意识日趋淡薄,家风逐渐式微。家是社会的微观载体,家风怎么样,作为一种无形的力量,直接影响到个人的言行,也折射出一个时期的民风,代表着一个地域的风度。千千万万个家庭的家风好,子女教育得好,社会风气好才有基础。然今日之中国,传统大家族不断解体,核心家庭逐渐成为中国家庭的主要模式,族就是家的理念缓慢植入世人之心,家族情结骤然冷谈。加之,“熟人社会”的伦理道德被城镇“陌生人社会”的伦理道德所取代,亲情在高楼大厦和每日生活中蜕变得枯涸成裂,亟待“抗旱救灾”。 我们对此情此景也曾埋怨过、愤恨过,但我们永远精通双重标准,隐藏心底的正义感也在一次次的争比中迷失底线。村庄已是人去屋空,即便是亲人远去,不少眷属都在牵强的说辞中不愿返乡再睹逝者的容貌,殊不知此番相见终将成为“一日难再晨”,无论日后恍然醒悟也是悔恨不已。何以诠释,唯有铜臭高贵于血缘可以解注,只是众人心照不宣,不愿言明。 当下,每一次乡村的黑白喜事都是举全庄之力,大伙不分宗族,集体吆喝张罗,既因劳力短缺,也因这又是一次团聚的契机,乡邻们渴望家人团圆的抑郁心绪又一次得以释放。 有一个外出务工人曾说:我真希望没有改革开放,我也愿意日子苦些,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每天跟父母和孩子在一起,此话确实言过事实,但似乎瞬间引人共鸣。世人们,停下你们匆忙的脚步,等等你年迈的亲属,因为在不久的将来你也终将老去。

管理登录|加入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安徽省监狱管理局 皖公网安备34010002010973 网站标识码3400000049 皖ICP备05009534号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