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广角
首页 - 监狱资讯 - 文化广角

灯下读史(季札持剑)

作者:白湖监狱管理分局 刘龙 发布时间:2017-10-13阅读次数: 分享到:  

据《史记·吴太伯世家》上记载:春秋时期的季札,是吴国国君的公子。

一次,季札出使鲁国时路过徐国,于是就去拜会徐君。徐君一见到季札,就被他的气质涵养所打动,内心感到非常的亲切。徐君默视着季札那端庄得体的仪容和着装,突然,被他腰间的一把佩饰给深深地吸引住了,那是一把祥光闪动的佩剑。在古时候,男子佩剑和佩玉都是一种装饰,它不仅是一种美,一种身份的像征,也代表着一种礼仪,出门必佩,入朝必佩,出使必佩。无论是谋臣还是将相,通常身上都会佩戴一把宝剑。

季札的这柄剑铸造得非常有气魄,它的构思奇特,造型温厚,几颗宝石镶嵌其中,典雅而又不失去庄重。只有像延陵季札这种气质的人,和这把剑才相配。虽然徐君心里十分喜欢,却不好意思表达出来,只能目光奕奕,不停地向季札腰间这把剑观望。季札看在眼里,内心却暗暗地想着:等我把事情(出使任务)办完之后,回来后一定要将这把佩剑送给徐君。但现在还不行,为了完成出使的命令,季札暂时还不能送给他。

哪知世事无常,天有不测风云,没等到季札出使返回的时候,徐君就已经因病去世了。当季札出使鲁国完毕回来又路过徐国时,他来到了徐君的墓前,睹物怀旧,想到徐君当初对自己的盛情款待,心里有说不出的悲戚与哀伤。他看着苍凉的天空,随手把那把长长的心爱佩剑,挂在了徐君坟前的树上,心中默默地祈祷着:“虽然您已经走了,但我当初内心曾经许诺的事却还在心中,但我不会忘记,希望您在天有灵,在向着这棵树遥遥而望之时,还会记得我佩带着的这把长长的剑,当我向您道别的那个时候,我心里有个许愿,今天,我来实现我的心愿,请您收下。”他默默地对着墓碑躬身而拜,然后转身离去。

季札的随从疑惑地问他:“徐君已经过世了,您将这把剑悬挂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呢?”而季札却说:“始吾已心许之,岂以死背吾心哉?”

也就是说,一开始我已经心许送剑给徐君了。因为从徐君的眼神里看得出,我知道徐君是非常喜欢这把剑的,我当时心里想等我出使回来之后,一定要将这把剑送给他。君子是注重诚信与道义的,不能因徐君的过世,而背弃了我原有的信义,违背我原本的初衷。

从上面的这件小故事中,我们可以想一想,虽然季札当初心里想要将这把剑送给徐君,但是他并没有在言语上给出承诺,季札准备将此佩剑赠予徐君,徐君完全是不知道的,更何况徐君现在已经去世。然而季札仍然信守内心的承诺,不惜舍去珍贵的宝剑,把它系挂在徐君坟旁的树上,怅然而去。并且说:“始吾已心许之,岂以死背吾心哉?”多么高尚有人格!

想想时下社会上的某些人,尤其是那些所谓的“企业小老板”代表,借钱不还、赖帐不给。更可恨的是每每年关接近,那些打工者辛辛苦苦一年,拿着白条却找不到人,兑现不了工钱,回不了家,过不了年,团不了圆。更莫说心中相允,口头承诺了,就是白纸黑字有契约在先,也是赖而不还,躲而不见。

还有就是有些所谓的同学、战友、私交不错的“好朋友”,有不少也是将“交情”、“友谊”建立在金钱之上,双眼看着的只是你兜里的银子,脑海中早己将国人从祖宗那儿继承下来的,在处理人情事故中应遵循的“礼尚往来”原则,和相处应遵循“有来有往”的规距,变化成了“有来无往”的定式,有的简直就是明要暗抢。相信有不少人如我,因磨不开情面,多次充当冤大头,或济,或贺,或给,慷慨付出,多数都“泥牛入海”,没了消息。但有人问,还阿Q式的自我安慰,那都是些小钱,出了就出了吧。也许对方暂时忘了还,或许他以后会想起来,或强如自己不小心弄丢了吧。

呜呼哀哉!与古人相比,这些人,是前进了呢?还是倒退了呢?余不得其解。

“始吾已心许之,岂以死背吾心哉?”这样的守信、诚信、承诺,只能是扣问良心的行为了。但须牢记,再“聪明”的小动作都瞒不过上苍的;再“高明”的伎俩,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管理登录|加入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安徽省监狱管理局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718号 网站标识码3400000049 皖ICP备05009534号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