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广角
首页 - 监狱资讯 - 文化广角

童年记忆

作者:九成监狱管理分局 钟扬 发布时间:2017-11-24阅读次数: 分享到:  

、老马拉

那是我上初一的时候,每天早上,在我们上学路上,只见一匹高大健壮的白马,独自不紧不慢的向场部方向而来。我也知道,它是到场部食堂拉磨磨豆腐的。最早场部食堂的豆腐房,是用一头黄牛拉着大石磨豆腐,后来改用马。这匹马据说是部队退役的军马,现在基建大队马棚里喂养。

开始,出于好奇,我们几个小伙伴合力拦住它前进方向,想看看它是否掉头回头,然而大白马亳不领会,只向旁边紧跑几步躲过阻拦,迈着轻松的蹄子,嘀嗒嘀嗒又朝场部方向而去。还有几次,我们拿着事先准备好的青草,小心翼翼的放在的嘴唇边,但它不予理会竟连闻都不闻一下,仍仰着高傲的头,继续走它的路。时间一长,也就失去了兴致,不再打扰。它走它的“上班” 路,我们走我们的上学路。

我喜欢看马拉磨,而且不止一次的专程看了马拉磨的整个过程。大白马每天准时来到场部食堂的豆腐房后,负责管豆腐房的师傅,在马脖上套上拉磨用的套子,用一块黑布蒙上马的眼睛。据说这样,马才愿意原地走,而且马头才不会转晕的,同时也是防止马偷吃磨盘上和黄豆。师傅在马屁股轻轻一拍,马便低着头,围着磨道一圈又一圈的匀速走着,根本无须豆腐房的师傅吆喝或杨鞭。个把小时左右豆腐磨好后,作为奖励,师傅总会用豆腐渣喂给马饱餐一顿。之后,师傅又会轻轻拍下马屁股,意为干好了,回去吧。大白马便会按原路返回马厩。天天如此,风雨无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有一天,我们又突然想起最近怎么没看到大白马了,于是大家纷纷猜测,有的说,磨豆腐的时间改了,有的说,是不是白马生病了,还有的说,现在食堂不用马拉磨了等等,至于马的去向,也是众说纷纭。为此,我们还特地到豆腐房一探究竟,看到的却是磨盘上套上了大皮带,换上了电动石磨。问过做豆腐师傅,他说,马老了,拉不动大磨了。至于马的下落,他也说不准。

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见到过可爱的大白马了,留下的只有对老马拉磨这段永久的记忆……。

二、老虎灶、水牌子

如果现在问起20几岁以下的年轻人,老虎灶、水牌子是什么,大多数肯定回答“搞不清楚、不知道” 等。是的,这些几十年前使用的“老物件”,现在的小年轻人没经历过和见过,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但作为我们这般年纪人,从小就跟老虎灶和水牌子打交通,一直使用几十年,所以对它有着那份特殊记忆和情感。

六、七十年代,住场部的家庭,开水由开水房供应,每天早、晚为打开水时间。那时候,人们称开水房叫老虎灶,打开水付的水票叫水牌子。开水,六几年都是五厘钱一瓶,一分钱二瓶,后陆续涨到一角钱一瓶。

水牌子,就是打开水时要付的票。因为这个牌子不是纸质的,而是由竹片加工成的,像个牌子样子,所以称为水牌子。水牌子的面值有三种,最大的一角,有一分的,最小的是五厘,我们称之为半分的。一分和半分的制作也粗糙简单。一分和半分在于牌子的头子不同,一分的,是尖头型,尖头部涂有红颜色油漆;而半分的,头部是钭角型,钭角部涂有黄颜色油漆。

记得在七、八岁时,一次在打开水的路上,看着手中拿的水牌子,突然萌生自己也可以仿造的想法。于是,回到家后赶紧动手,先从装木碳用的竹篓子上,抽下几个宽厚度差不多和竹片,按照一分、半分的式样剪成尖角和钭角,再找出家中剩下的一点红柒。一鼓作气做了二、三十个一分的牌子。由于家中没有黄色柒,所以半分的只成了“半成品”。牌子做好后,还要放在太阳下晒干才能用。第二天,我便急匆匆的拿着自己做的新“产品”去打开水,看看能否通过收水牌子人的检验,结果,一切顺利。提着两瓶不花钱的开水凯旋而归,心中好不高兴和得意。不久,因家里红柒被用完,我也就此作罢。后来,水牌子改用为塑料票,使用水牌子时代彻底结束了,再后来,连老虎灶也成为了历史。

如今,虽时过境迁,己成往事,但现在回想起来,仍感亲切有趣。这里,感到最对不起的就是烧老虎灶的叔叔阿姨他们为之付出的辛勤劳动。

管理登录|加入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安徽省监狱管理局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718号 网站标识码3400000049 皖ICP备05009534号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