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广角
首页 - 监狱资讯 - 文化广角

最是低头那一抹温柔

作者:白湖监狱管理分局 张霞 发布时间:2018-01-08阅读次数: 分享到:  

今天气温骤降,我如昨日一样,穿着藏青蓝的长裙,焦糖色的毛呢大衣,自认为很潇洒地飘在满是落叶的小径上。清冷的风吹入脖颈,凉凉的。鞋跟敲击着这小径石板,两边红的、黄的、紫色斑斓的树叶纷纷落着,不是落花胜似落花,洋洋洒洒,演绎着晚秋最后的童话。

人们常说,秋天即完美又忧伤,其实我知道,只有北方的秋才会演绎的完美又纯情。只因南方没有太过明显的季节变化,不如北方美的决绝而又荡气回肠。你看落叶与树的告别是那么从容,不纠缠、不拖泥带水,就如同相恋的人,缘分到了,就各自安好一般。

沿着小径慢慢踱着,步子不大不小。骨子里的我,其实是个容易感伤的人,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我才会褪下武装自己的面具,真诚的面对内心深处的那个我,喜欢独处是我多年养成的性格,没感觉有什么不好,面对喧嚣的世界,眼花缭乱的同时,更多的则是无所适从。路过一棵三角枫树,昨日一树金黄的叶已经明显稀疏,幸好,它秋天最美的样子存在我的手机相册里。再过几天,枫叶落尽,就再也看不到它曾经美丽的样子了。

笑着摇摇头,为何要对这一棵枫树感伤呢?这本就是秋天原来的样子啊!又何必为它感伤呢?

一阵风吹过,冷了!我的长裙在风中摇曳着,我拉紧衣领,但并没有加快脚步,转过弯曲的小径,来到了广场。人不多,平日喧闹红火的广场也冷清起来,平日里跳广场舞的大妈们不知道跑去了哪里,玩耍的孩童也不见了踪影。萧瑟的风吹着松树上挂着的绿色松球,更添了寒冷的感觉。偶尔一两个走过的路人,也是行色匆匆,没人像我这样走的漫不经心。仰望天空,看是否有雁群飞过,无奈寂寞的天空一支雁儿也没有,清冷的灰蓝色那么寂寥空旷。

忽然,我的目光被一辆轮椅吸引。轮椅上坐着的女人穿着棉衣,头上裹着厚厚的围巾,她的腿上还盖着厚厚的毯子。推轮椅的显然是她的爱人,男子个子不高,头发花白,一脸沧桑,他就这么小心翼翼的推着,还不时的低头对她低语着什么,还用手不时地拉扯着厚毯......

我看着这对花甲老人,双眼已经泪光点点,对这深秋的冷,丝毫没有了感觉,不自觉的有一句话,瞬间跳入我的脑海:“最是低头的那一抹温柔!”对,就是这句话,此情此景再恰当不过了。

太阳已经慢慢开始下落,橘红色的余晖投射到远处的楼房、亭台、树木,一切都显得那么温暖,那么善良!

管理登录|网站地图|加入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安徽省监狱管理局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718号 网站标识码3400000049 皖ICP备05009534号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