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广角
首页 - 监狱资讯 - 文化广角

陌上花开为春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4-08阅读次数: 分享到:  

足不出小城,小城的春天依旧如约而至。朋友圈早已沦陷,淹没在一片花的海洋,五横的郁金香,大龙山的梨园,春光苑的桃林……姹紫嫣红处,蜂团蝶阵中,世界,仿佛幻化成飘舞的彩绸,风起时的柔软与芬芳告诉我,时间,从这里,开始进入春的旋律。

“水是眼波横,

山是眉峰聚,

欲问行人去哪边?

眉眼盈盈处。

这是我,最喜爱的春天印象。越过漫长的严冬苦寒,春之女神,正姗姗走来。眼若秋水,眉如远黛,顾盼流转间,是大地的觉醒,缠绵悱恻时,却是萌动的欢欣。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的咏叹,春天,在唐诗宋词中汇聚,一幅幅春的意象,绘制出春的版图,凝结了春的审美,在这一片盎然的春意里,怡然陶醉。“空庭春草绿如裙,是更行更远还生的离恨;“春风悠扬欲来时,是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得意;“小楼一夜听春雨,这是明朝深巷的润物无声;而“拍堤春水四垂天,你又是否听见,湖畔的绿杨楼外,佳人的浅笑?

从来没有哪个季节,能赢得如此浩荡的歌咏。

然而,纵是这平平仄仄的诗行,又怎能比得上春回大地的广袤?正如我翻阅这一篇王国维的《人间词话》,却不一定能完全读懂“人间”二字。我,依旧困在这个春天里,行行向不惑,淹留遂无成。工作,持家,终归平凡朴素的生活,比起上一个漫天飞絮季节里的奔波,这早出晚归的平静和安宁,是我正在享受的完整与真实。这心的安宁和祈愿,路过草丛时蒲公英听见,江堤上的油菜花也听见;霏霏细雨听得见,一江春水也听得见;呢喃的燕子能感知,惊蛰时的百虫也能感知,世间所有感知情义的万物,亦一定能懂得,在我心中,这充满着柔和与坚定的春的喻象。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潇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就像在东坡居士的诗里,又有谁的人生不与风雨同行?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也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多少次信手拈来的诗句,每一次的想起,都是一场如烟往事的重温。少年听雨歌楼,中年听雨客舟,晚景却在僧庐,在与各色春景的对话里,不妨弹奏一曲心语,感知一场人生的梦想与祈祷。

陌上花开为春来。桃红柳绿的春天里,有莺歌与燕舞,有耕耘和奋斗,有蓝天白云,亦有电闪雷鸣,正因为此,春天,总在寓言着生命、希望与爱。就让自己,不惧风云变幻的自然,不畏起伏不定的人生,将生命、希望与爱的种子,带着春天的祝福,播撒在春天的土壤里。

                                 

                                   匆草于329日凌晨

 

管理登录|网站地图|加入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安徽省监狱管理局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718号 网站标识码3400000049 皖ICP备05009534号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