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广角
首页 - 监狱资讯 - 文化广角

作者:白湖监狱管理分局 吴成元 发布时间:2019-01-02阅读次数: 分享到:  

仲冬时节堤坝下散步,渠边甬道铺满杏黄色柳叶,织成网格花纹毯子,让我惊诧柳树的艺术匠心。寒风瑟瑟,柳树飘摇柔枝,挥洒片片,象活泼泼鱼儿涌向水里,叶子无悔地扑向大地:这不是悲歌,这是灿烂的舞蹈呀!

柳会落叶,但她绝不畏严寒。年轻的柳树,树干修长,肤薄身直枝柔,寒霜冷风中依然挺拔多姿,像曼妙的少女。雾凝成凇  ,妆就玉树琼枝;白雪纷飞,千枝万枝梨花开。长了几十年的老柳,蓬勃成一座亭子,在那里等待归人。躯干上厚皮龟裂纵横,就像老农人的手,护卫着柔软的芯。冬去春来,一夜轻风便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了。柳树顺应天道时序,荣枯不惊,秋冬落叶,为的是蓄精储萃,坚定地迎来春荣夏华。

西湖的柳最是得天独厚,柳浪闻莺。水光潋滟,山色空,水至柔,风至清,江南泽国的柔情蜜意,都藏在这遮天被日柳荫中。西湖温润多情的臂弯里,柳树恣意旺盛着,像绿色的城堡,闻声不见人,鸟语相映和。柳是恋水的,她的每一缕枝条都垂下,要去亲吻西湖的波痕;她的根深入泥土,吸吮母亲的乳汁;她绿意深浓,手舞足蹈,那是献给湖的礼赞。无心插柳柳成荫,只要有水,就能成活,无论河边,湖畔,沟沿,田间渠埂,滩头水洼,杵在那里,就能长成一片林。柳树是跨地域气候最广阔的树种,不管寒温冷热,遑论南国北疆,只要有水,就有柳色。

灞陵伤别,年年柳色。柳者,留也,留住故人,留住往事,留往真情。古人送别时,折柳枝相赠,寄寓的就是这个情字。柳树让人联想到青春;柳有顽强蓬勃的生命力,不择水土,栽在哪里就活在哪里,随处而安,即便遭霜打,春来又发青——所以中国古典诗词中就有了无数柳的意象,有了许多咏柳的词章。“渭城朝雨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渭水河畔,长安道边,历史长河中柳树下曾经有过多少牵肠挂肚的相送,刻骨铭心的惜别?有水就有人家,有人家就有柳色,有柳色就有离情,人和柳密不可分,柳和人一样多情。生于河埠码头,羁缆牵舟;生于荒漠滩头,绿成一团团水彩画,相伴夭夭桃花摇曳春光;长在田间地垅,顶着烈日为农人遮阴送凉,长在屋舍村庄,蓬勃旺盛成故土故乡。柳条可编篮,柳枝可织筐,根可燃薪,生火煮饭;木可做砧,能承刀剁斧斩 ;可入诗、入画、入曲。柳是故乡的原型,“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冬天不是柳的季节,我却在河沿看到了她的油画。风不起,老绿、黄绿、晕黄枝条静静披挂,色重形美,凝然若有所思;风起了,舞姿婆娑,灿烂辉煌。柳的内心是欢乐的,一直藏着柔情绿意。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让我们且待那春风杨柳万千条吧。

管理登录|网站地图|加入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安徽省监狱管理局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718号 网站标识码3400000049 皖ICP备05009534号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