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广角
首页 - 监狱资讯 - 文化广角

白湖的桥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1-09阅读次数: 分享到:  

上次开车陪老领导徐文生、周启文两位老先生去白湖钓鱼,听说西大圩马头咀那里修了一座桥,可以直通环巢湖大道,返程时就特地绕去走了一下。虽然这座桥不太宽,高度也不咋的,但感觉对于白湖的意义,就象当年开通兆河、引白入巢一样。白湖的桥,由此及彼,由近及远,沟通内外,联络八方,也见证着白湖创业发展、改革开放的历程。

1962:兆河闸桥

白湖在巢湖南长江北之间,庐(江)无(为)巢(湖)三县(市)交界之处。白湖离巢湖很近,直线距离只有10来公里,但以前白湖的水不通巢湖,而是通过东南角的黄姑河,流向西河,再汇入长江,属于西河水系。可白湖到长江的直线距离却有30多公里,是白湖到巢湖的三倍,汛期时西河水系出水缓慢,还有江水倒灌现象,白湖周边水患连连。

历史上有过许多次去远求近的尝试,最著名的是三国那一次。曹操想从巢湖入濡须河过长江伐吴,然“四越巢湖不过”,便欲开挖操河,打开巢湖至白湖的通道,然后从巢湖进白湖入西河过长江,另辟蹊径,迂回伐吴。可是曹军费尽周折,也只能望龙头洼(兆河埂)的鹅卵石土层而兴叹,无奈地丢下半拉子操河悻悻然而去。当然,“四越巢湖不过”是真,开挖操河则只是个传说,而且里面有我的加工成份,历史上是否真有其事,还有待考证。不过在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七师湖东独立团,曾经动员数万民工,沿操河故道,开挖了一条断断续续十几里长十几米宽几米深的水沟,以阻碍盛桥日寇进攻严桥解放区,客观上形成了兆河的雏形。至于操河到兆河的名称演变,是因为方言口音的缘故还是其他,我就不得而知了。(此稿发朋友圈当天,周启文老先生来电,说以前都是叫操河,后来荚厚友提出名字不好听,建议改为兆河,取吉兆之意,又与操音相近,得到大家认同,操河遂改称兆河。此为一说,未做考证)

建国初期开挖兆河是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的决策,因为他当年是新四军七师政委(师长张鼎丞未到任),开挖兆河防御沟就是他领导的,所以他了解白湖情况,知道连通巢湖与白湖,是除水患兴水利之举。后来国家大力组织劳动改造工作,坚定了曾开发白湖的决心,当他人畏难犹豫时,曾希圣强调要“在所不惜”,最终促成了白湖的围垦,这是后话。兆河开成主要是庐江和巢县人民的功劳,那时还没有白湖农场,只从普济圩农场调来少量劳力参与。1955年兆河的拓宽与疏浚,工程量是开通时的数倍,但却是白湖农场独立完成的。

在兆河拓宽疏浚工程竣工的同时,白湖成立兆河建闸队,在兆河距巢湖5公里处(沐集西南)建造兆河闸。工程于19561215日动工,半年后建成,由白湖农场管理使用。1958年初改由巢、庐、白三家共同组成“巢庐场兆河闸联合管理委员会”,仍由白湖派驻人员负责具体管养护工作。1962年,省交通厅投资,在兆河闸闸墩上建造了一座公路桥,沟通了巢县到庐江的陆路捷径。196512月,兆河闸以及附属资产一并移交给地方,白湖人员撤回。以前我从巢县来白湖或者从白湖回巢县老家,都是坐长途汽车经过兆河闸的,如果车次不赶趟,就要在闸两边的盛桥或者沐集吃中饭。谁能想到几十年后的今天,从白湖到巢湖市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呢。

现在,兆河闸几经改扩建,早已没有了当初的踪影,或许“引江济淮”后,兆河闸还将彻底消失;新建的环巢湖大道兆河大桥,名字好像叫马尾河大桥,那道蔚蓝色的拱梁,也蔚然成为巢湖南岸的一大景致。但是,白湖人永远不会忘记,那座有着白湖血统,凝聚着白湖人的智慧与汗水的兆河闸桥。

1964:阀门厂桥

没有兆河的开通,就没有白湖的围垦,也就谈不上环圩河上的桥。

当年围垦时,设计新河(连接塘串河与兆河的穿湖航道河)的走向,是南从现在的运输队接塘串河,经三大队,绕过姥山西坡,北在马头咀接兆河的。那为什么后来要改变设计方案,变成现在这样呢?

我斗胆揣摩,应该是为了减少水中作业,降低施工难度。因为东大圩围垦是先动工的,从195710月到19586月,包括穿湖大堤在内的东大圩环圩大堤基本建成。如按照原方案围建西大圩,就必须要在湖水里继续围堰,再造一条穿湖大堤。而改变方案,就可以在建成的东大圩内挖河造堤,显然后者比前者省时省力。至于切断姥山颈,开挖深泓道,都是陆地作业,无疑也比在姥山西侧湖水中围堰造堤来得轻松。不过这一改变,让新河东移了300米,早先挖穿湖大堤时形成的河道,就成了现在的西大圩穿湖大堤西侧的内圩河,也是为什么白湖人把这里称之为“老河道”的由来。我们现在要感谢当初的改变,正是那次变更,让白湖有了一座自己的圩中姥山,否则姥山就是隔壁老王圩外他景了。(周彬在朋友圈留言,说他家老爷子说,当时姥山西到马头咀一带老是翻船,老百姓觉得河道不宜走西边,所以才改道。而且姥山颈都是山岩,开凿难度不比围堰筑坝小。我觉得也是一说)

回头说桥。白湖围垦后,交通运输主要靠船,当年大圩里,各个大队都造船,干渠支渠都通航。而60公里环圩河上只有几个简易木桥,方便内部人员就近进出。环圩河上第一座钢筋混凝土大桥,就是阀门厂大桥,位置在东大圩西南角。当时这个大桥肯定不叫阀门厂大桥,因为那时候阀门厂还不叫阀门厂。1958年在东大圩南环圩河上搭建的简易木桥叫梅山桥,顾名思义应该在阀门厂以东的梅山村(围垦时场部所在地)对面,所以新建的阀门厂大桥估计也不会叫梅山大桥。那阀门厂大桥究竟一开始叫什么桥,我还真搞不清楚。

阀门厂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5711月,最早的前身是白湖农场机耕队,大队(科级)建制;1961年更名为安徽省白湖修配厂,主要担负全场的机耕、抽水作业以及农业机械的维修任务。1963年开始生产低压阀门,1969年开始生产手扶拖拉机,1970年开始生产80马力柴油机,1971年其他业务全部迁出专门生产阀门,1972823日更名为安徽省白湖阀门厂。198012月底,白湖阀门厂整建制划出白湖农场,归省劳改局直接领导。现在这个地方,已经是一座现代化的监狱,名字叫庐江监狱。

阀门厂与塘串河之间有一个狭长的地带,北临环圩河,南接军二公路。白湖航运站、白湖运输大队以及曾经的造船厂都在这一带的塘串河东岸。运输队船队上合肥下长江,把白湖的农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同时运来白湖需要的各种物资。白湖航运站有正常的客运航班,当年的陆路交通不发达,大家都是通过乘坐航运客船,往来合肥巢湖以及全国各地的。直到1980年代中期后,白湖航运尤其是客运才日渐衰落。

阀门厂这块地盘,其实可以说是一个半岛,军(埠)二(坝)公路自西向东沿厂南围墙而过,北边和东边是东大圩环圩河以及些许河边圩田,西边是塘串河,两河交汇于半岛的西北角。围垦初期,机耕队作业和维修的机械,要通过船只在河两边来回倒腾,非常麻烦。于是,建桥事宜提上议事日程。1964年,在东大圩新河大堤南端环圩河处,正对修配厂后门的地方,建起了一座钢筋混凝土大桥,属于双悬臂结构,桥身三跨,桥长30米,桥宽6米,设计载重拖80T12T。桥中跨净高14.6米,长17米,满足于当时白湖的所有船舶通航。

据说当时建这座桥的时候,地质勘探都是白湖的工程技术人员土法上马完成的。大桥建成不久,北桥桥墩的三分之一处,发现了一条水平裂纹。但经检查分析,认为不会影响大桥安全,后来实际使用也一直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今天,这座大桥仍然在安全服役,而且一直是白湖的一抹风景。

1967:东风桥

东风桥也叫场部大桥。白湖农场场部是什么时候、什么方式确定坐落在现在这个地方,已经无从考证。但征用这片544亩土地用于场部建设的协议,是19561128日签订的,所以仍然可以大致推出场部的形成时期。(有老白湖来电告知作者,说当年白湖招待所在塘串河村小庙,地址在现在的白湖供电所。现在的塘串河街道以前没有人家,是后来慢慢形成的)

《白湖农场志》记载,“1961年,在今东风桥处修建木桥一座,取名三八桥”。我估计,从1956年底签订征地协议到1961年春,时间过去了三五年,场部应该已经全面建成使用,西大圩围垦工程也接近完工,在场部后大门外环圩河上搭建一座便桥,便于西大圩与场部之间的往来交通,就成为迫切需要。而且这座临时桥梁取名三八桥,或许是因为开建或者建成时间在三月八日前后。我的这番推理也许不一定成立,期待知情者能够加以纠正或者确认。(文章发表当天,有老白湖来电,说当时场部干部家属成立了一个种菜队,名字就叫三八队。据说当年建便桥的时候,就用了家属队的名字)

场部这一片地方,虽然征用了五六百亩土地,但实际占用面积并不大。也许是出于对地形和土质的考虑,机关大院建在了这片土地的中段,绝大部分房屋建筑都是传统的座北朝南方位。场部大门最早在礼堂前面,后来移到招待所前面,大门外两边,分别是邮局与书店,门前到军二公路两边逐渐形成街市,街市周边的村庄也逐渐聚集了许多人家,塘串河村与街逐渐繁荣。

关于塘串河的确切位置,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主流说法是,连接白湖与黄陂湖的河流是塘串河,位置在新河的南延长线上,也是现在的新河与黄陂湖的连接河道。但场部所在地的集市村庄叫塘串河街,军二公路就是塘串河的街道,街道的北边是场部,南边是一条沿路的河流,源自裴岗,在场部东北侧汇入西大圩南环圩河,也叫塘串河,而且是大多数白湖人脑海中的塘串河。这两条河流的入白湖口相距约500米,目前军二路上横跨这两条河流的大桥,塘串河街上的这座桥就标志为塘串河桥,而航运站那里的桥则标记为兆河桥。从当初场部征地协议上看,塘串河应该也是指的塘串河街上的河。公路部门把从巢湖到黄陂湖的连接河道都视为兆河也有道理,但史志书上这段河道各段有名也是事实,反正我是越来越糊涂了。

场部机关大院后门,开在东侧围墙北端三分之一处。后门往北百十米,就是副业大队的水运码头,码头到环圩河是二三百米的引水航道,圩内大队来场部机关办事,都是在这个码头上下船,附近单位则从三八桥上进出往来。

随着国民经济的逐步恢复,白湖的水运交通越来越跟不上社会发展的需要。1966年底,省局和场部决定在三八桥附近建造钢筋混凝土大桥。大桥由白湖基建科设计并组织建设,19673月动工,8月建成。大桥为双曲拱结构,独一跨孔,跨度38米,净孔高14.68米,桥面海拔高程15.63米,宽6.5米,设计载重为拖80T12T,总投资8.69万元。新大桥建成后,原三八桥拆除。

今年秋天我们在合肥的老白湖人聚会,当时的基建科技术员刘丰润老先生对我说,东风桥桥面尚在养护期的时候,圩内的造反派要开着拖拉机过大桥到场部去闹革命,场领导把刘丰润找去问行不行,刘说虽然养护期没到,但用的水泥标号高,质量好,而且养护时间的确定是留有余地的,应该没问题,于是场领导同意放行。东风桥的第一个过客,竟然是造反派的拖拉机队,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1970:五七桥

东大圩19586月围垦完成,为了交通便利,在姥山附近搭建了一座便桥,取名姥山桥。西大圩围垦后期,姥山桥自然消亡。

这座姥山桥的位置,我估计应该在现在的西大圩穿湖大堤与姥山颈新河大桥交汇处。因为1958年东大圩围垦成功,西大圩尚未围垦,姥山颈尚未切断,深泓道尚未开挖,所以这个交汇处是姥山进入东大圩的最佳位置。而且从名称上看,既然叫姥山桥,就应该在离姥山最近的地方,这个交汇处就离姥山最近,水面最窄。如果在五七桥附近,则既不是水面最窄,也不能称之为姥山桥了。(周彬父亲说,当时姥山跟大堤是连在一起的,不需要桥,所以那时也没有姥山桥。我估计,姥山便桥还是应该在东大圩环圩河上,位置或许就在现在的五七桥附近。)

1967年年中,安徽武斗升级,形势恶化,中央急调12军军长李德生率领部队进驻安徽“三支两军”,很快稳定了局势。19693月,李德生来白湖农场视察;825,李德生指示,白湖东大圩实行军垦;9518日半个月内,白湖农场与6408部队交接完毕,东大圩正式由部队接管军垦。6408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12军的番号,接管白湖东大圩的是1234师,由淮南支左结束转场白湖,师部驻扎在巢县青山公社,与白湖东大圩隔河相望。

为了便于交通,部队于19705月,开始在师部大门正对面的东大圩环圩河上建造大桥。这座桥取名五七桥,我估计有两种可能,也可能两种因素同时具备,一是纪念毛泽东“五七指示”,一是57日开工。第一个可能或者因素无须解释,第二个因素我是基于一个的事实,就是白湖农场曾于1970516日至620日期间,抽调300名劳力,参与了五七桥的建设。由此推断,五七桥于197057日开工,是有可能的。

五七桥与东风桥一样,也是双曲拱结构,独立一跨,但跨度40米,比东风桥长2米。桥面海拔高程以及净孔高度与东风桥相当,桥宽略阔一些,投资10.83万,也略高于东风桥。五七桥的建成,沟通了白湖与巢县的陆路捷径,青山汽车客运站也因此空前繁荣起来。

6408部队建桥的同年,还在桥西北的河滩上,建造了一个造纸厂。造纸厂既有创造产值、消化就业、服务社会的功劳,也有污染环境、损害群众利益的苦恼,最终被关停并转。在造纸厂的废墟上,现在建成了一座现代化的监狱,安徽省青山监狱。

白湖东大圩围垦完成的当月18日,就开始了第一次撒播水稻,当年就收获粮食一千五百万斤。到1962年底,东大圩农田水利工程全部完成,进入成熟耕作时期。到1969年,东大圩已经建设得欣欣向荣了。这个时候,突然被要求交给部队,白湖干群是十分不舍的。但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白湖老一辈们,二话没说,短短十五天,就把亲手建设的东大圩,交给了部队,他们收拾收拾,就继续到西大圩创业去了。这种大局观念,这种无私精神,难能可贵,令人敬佩

1987:新河桥

姥山桥的全名叫“姥山颈新河大桥”,是东西大圩之间唯一的直通道路,也是穿湖新河上的第一座桥梁。长期以来,西大圩只有场部东风大桥可进入,西大圩的人尤其是姥山一片的人要想去东大圩,或者东大圩的人要去西大圩,必须绕道一二十公里,从阀门厂大桥进出,其他位置只能靠舟船摆渡。所以,在姥山颈建桥联通东西大圩,是白湖人几十年的梦想。

19843月底,以刘明智、殷振生为书记、局长的白湖新班子上任,开启了白湖奋斗发展、改革开放的新时期,第二年姥山大桥建设就进入实质性运作,19868月设计方案和建设资金得以确定,1020工程动工建设,19871128正式通车。这座大桥长186米,宽8.5米,海拔高程20.20米,结构为双曲拱三孔式,每孔跨度为50米,设计流量为每秒750立方米,载荷为拖60T13T,总投资为147.91万元,由白湖基建科自行设计与施工建设。

19855月被殷振生局长从法庭调到办公室当生产经营秘书,19862月唐福亮任局长后又让我兼做政法秘书,自始至终参与了姥山大桥从动议到建成的全过程,大概也能算是一个见证人,通车那一天的场景至今还历历在目。记得我当时写了一份简报,叫《谁持彩练凌新河》,记录了大桥建设的前前后后,现在白湖的档案室里,应该还能查到那一期的《白湖情况》。《白湖监狱分局志》中,大事记章节与公路桥梁建设章节,并于姥山大桥的建设与竣工时间、投资总额等,记载很不一致,我现在老眼昏花记忆衰退,也搞不清到底是孰对孰错,还希望有关方面下次修志时予以纠正。

姥山这个区域是白湖的另一个中心地带。早期开挖兆河与围垦白湖时,这里是绝对的中枢所在,后来在塘串河建设场部,姥山这一带便冷清下来。围垦全部结束后,先是6408部队34师进驻青山和东大圩,再是造纸厂、化肥厂、修造厂相继建立,又有白湖第二中学在山上开办,还有三大队大队部扩大建设,姥山区域日益兴旺繁荣起来。姥山颈新河大桥,就是在姥山地区鼎盛时期应运而生的。

 再后来,随着造纸厂、化肥厂因污染严重而破产,修造厂因亏损严重而倒闭,第二中学因生源匮乏而撤销,姥山区域呈现出一派萧条破败景象。新河大桥也随之人迹罕至,车马稀疏,孤独寂寞地悬在清冷的河床上。

 然而,姥山区域的区位优势是客观存在的,谁也不会任由这方风水宝地沉寂太久。姥山对面的造纸厂,已经建设成为一个现代化的监狱,三大队队部一带有红火的白湖大米加工企业。随着引江济淮工程的逐步推进,以及环巢湖旅游战略的全面辐射,姥山区域及至整个白湖地区,都将会发生我们目前不可思议的变化。到那时候,姥山颈新河大桥,恐怕要像环巢湖大道上的许多新大桥一样,以另一种惊艳的姿态,展现在人们面前。

2011:白湖新桥

所谓新大桥,指的是东风桥下游百米处的场部新大桥。这座大桥的立项与招标名称,叫白湖大桥,但白湖人一直习惯性地将其与东风桥相归类,称之为新大桥。其实是应该给这座大桥起个合适的名字的,因为白湖的桥很多,不明究里者听到白湖大桥的名字,容易混淆视听,造成诸多不便。不过我相信,随着白湖环圩河上桥梁的增多,总有一天要统一规范名称,既方便有关部门管理,又方便人民群众识别。

这座大桥其实是因监狱布局调整与建设而起的。从2003年起,国家就对全国监狱布局以及监狱建设作出了全面规划和具体要求。根据省监狱管理局对白湖监狱布局与建设的规划方案,2006年底,白湖分局机关以及四个大型监区新址在西大圩原一大队区域建成,连接军二公路与分局机关主干道的大桥也于20074月获正式立项。

由于新桥址在东风桥上游500米开外,一方面需要拆除环圩河对面白湖干休所以及白湖复合饲料厂部分建筑,必然要增加建设成本;一方面远离原分局机关生活区,会给群众生活带来不便。于是有人提议更改项目地址,在东风桥下游就近重新选址。分局党委讨论研究时,除了党委副书记、政委坚持原方案外,其他党委成员都赞同更改方案。我当时也是投了赞成票的,现在看来,自己的视野还是不宽广,真理也往往不一定掌握在多数人的手里。如果当时在新监区主干道上建桥,那新大桥沿线会因庐江县的建设发展而繁荣,老场部区域既相对远离喧闹,也肯定会得到进一步扩大,并逐步与新桥区域连成一片,发展成为一个颇具规模的两桥新区。(1225日周增军兄给作者来电,探讨新桥究竟是在东风桥上游还是下游的问题。我是这样看的,从兆河水正常流向说,水在塘串河与新河结合部向两侧环圩河分流,那么新桥就在老桥上游;如果按照西大圩环圩河水实际流向,是接纳了周边来水后在七大队那里分流,一边流向运输队,一边流向马头咀,所以新桥在老桥下游。)

200810月,白湖新大桥工程项目开标会在巢湖市公路局召开,确定了巢湖市路桥公司为施工中标单位,宣城华安监理公司为监理中标单位,庐江县公路局为该工程的项目法人。大桥工程起点与西大圩南环圩大堤相接,终点与军二路(S319)平面相交,路线全长1.604Km,由省交通厅和省司法厅共同投资,总投资约1100万,总工期为14个月。该工程设计标准为三级公路,设计时速30 Km/h;桥梁设计荷载为公路Ⅱ级,设计洪水位为13.20米,满足50年一遇,抗震烈度按Ⅵ度设防。桥梁为南北走向,横跨白湖分局环圩河,全长106米,跨径为425米,桥面宽13米。20081118开工建设,201178正式通车。

新大桥开通后,已经成为白湖联通巢湖市与庐江县的一个重要通道,从白湖穿圩而过,经青山坝镇到巢湖,比从庐江县城绕道盛桥上环湖大道,要缩短距离好几十公里。

2018:马头咀桥

马头咀桥,是西大圩环圩河上的第二座大桥,是合肥市兆河治理工程一个标段中的一个项目。由于目前尚未正式验收,媒体上还没有相关报道,所以我也没能找到具体的工程信息,招标中标的信息都需要注册交费才能查询,我也就不去花那个冤枉钱了。

从我现场实际观察的情况看,这座桥是梁式钢筋混凝土结构公路桥,三墩四跨,两头在大堤,水中三座桥墩,每墩跨度30米,全长120米(我是按每节栏杆2米估算的,实际应该没有2米),宽度在8米左右,桥面海拔高程与大堤相同。开工时间不详,我115日去现场时,大桥已经建成,有工人在做收尾工作,我们就是开着车子从桥上通过,经盛桥上环湖大道的。

兆河治理工程自2012年省发改委批准初步设计以来,几经丰富完善,目前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综合水利项目,估计跟引江济淮、引江济巢工程都是紧密相关。这个工程的一个主线,就是要把兆河捋直拓宽疏浚,建成超级河流航道,成为引江济淮济巢工程的主要输水线路,成为环巢湖生态修复与保护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里所说的兆河,是包括塘串河、新河、马尾河在内的,自上游西河缺口至下游马尾河入巢湖口的全部河段。这个综合工程,白湖必将受益巨大。

据网上搜索的公开信息显示,兆河两岸的大堤都将被硬化,铺设成沥青路面。据说目前自缺口到沐集的东岸已经铺设大半,我确实看到白湖东大圩穿湖大堤已经铺上了沥青,马头咀东岸大桥早已建成通车。刚刚建成的西大圩马头咀西岸大桥,应该是这个庞大工程中一个小项目,整个西大圩穿湖大堤,甚至整个环圩大堤的沥青化,肯定很快就会实施。相信要不了多久,从白湖场部出发,经过西穿湖大堤,上马头咀大桥,再沿兆河西岸,很快就能到达环巢湖大道,全程只有20几公里。

白湖的围垦开发,使这里成为一个全封闭的大型监管场所。随着监狱布局调整和体制改革,罪犯劳动改造由露天全部改为室内,关押点得到合理调整与相对集中,使得白湖的对外开放与融入社会成为可能。马头咀大桥的建成,就是白湖开放的一个象征。如果说,60多年前开通兆河、引白入巢是白湖的立身之始,那么今天的大桥开通,就是白湖的跨越之时。过去封闭的两大圩,不久的将来,就可能是生态湿地、观光景区、旅游胜地。

以上说的都是白湖环圩河以及新河主航道上的桥,其实大圩内还有许多的桥,内环圩河、干渠、支渠、斗渠,几乎有水的地方就有桥,就有各种各样的故事。不过这次我只说堤外的桥,堤内的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白湖的桥,架起了白湖的开放之路,见证着白湖的发展历程,是白湖人心中的五彩霓虹。

 

(戊戌狗年十一月十六,20181222日,星期六,于合肥三孝口)

 

【作者简介】 天高云淡天,本名凌志,安徽省巢湖市烔炀河镇人,法学在职研究生,三级警监。195710月出生,197612月参加工作,做过电工、法官、秘书,曾任安徽省监狱管理局调研科科长、监狱工作研究所政委、书记、所长,《安徽监狱》杂志主编、《安徽新岸》报总编辑,在白湖监狱管理分局等几所监狱担任过领导职务。现为安徽省作家协会、散文家协会、摄影家协会会员,安徽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著有散文集《老家烔炀河》、《狱警絮语》、《老凌游记》等。

管理登录|网站地图|加入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安徽省监狱管理局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718号 网站标识码3400000049 皖ICP备05009534号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