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广角
首页 - 监狱资讯 - 文化广角

白湖纪行

作者:安徽省监狱管理局 天高云淡天 发布时间:2019-01-10阅读次数: 分享到:  

1953年125日,白湖监狱管理分局的前身,安徽省国营白湖农场正式成立,至今已经走过65周年。119日,收到白湖作家丁祖胜的微信信息,告知我受邀参加场庆事。124日下午,我们一干在肥白湖老人,乘上白湖专程派来迎接的中巴车,一路欢声笑语,不知不觉就到了白湖。

 

(一)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一个单位有悠久的历史,是值得纪念与庆祝的,目的是为了记住创业拼搏的艰难,激发创新发展的斗志。所以,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白湖都会采取各种形式,适时举办建监纪念活动。我在白湖工作了两个阶段20年时间,过去几次纪念活动,都因各种原因未能参加,感觉非常遗憾。这次的规模很小,邀请的人员很少,我竟然有幸成为受邀者之一,感觉非常荣光。

 

晚餐后我便回到招待所的客房,翻看白湖提供的材料:一张邀请人员名单以及纪念活动指南,一部本单位民警职工创作的文学作品集,一本反映白湖发展变化的大型摄影画册,一册图文并茂的5年大事记,一页以“走向现代”为题的纪念演出文艺节目单,一份“白湖精神”研究会成立暨2018年研讨会议程与内容提示。看完材料后,初步体会了活动组织者的站位视野与良苦用心。

 

这次纪念活动共邀请了四个方面的人员,一是已经逝世的白湖早期创业者的子女代表,二是曾经担任过白湖主要领导的代表,三是曾经在白湖工作过的老同志代表,四是有关宣传、研究部门的专业代表,总人数在20人左右。活动时间除却4日下午的报到与6日上午的返程外,主要是5日一天,上午分组参观,下午集体观演。而且,受邀人员活动的内容也有所区别,一二两个方面的代表主要是参观考察白湖的发展变化;三四两个方面的代表则侧重于研讨“白湖精神”。这种安排,凸现了白湖人的不尚形式、务求实效的精神作风。

 

那部题为《热土》的文学作品集,汇集了90余位作者的168篇诗文,多角度反映了白湖的多彩生活与多元文化。粗略翻了一下,除了几位已经调出的外,绝大多数都是一直生活在白湖的民警职工自己的创作,其中尤以中青年居多,而且不乏精湛之作。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白湖法庭工作,只是偶而有豆腐干见诸报刊,就很快被新任局长殷振生擢移到局办公室做秘书。而如今的白湖,“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人才济济,贤达辈出,年轻人若不勤勉读书,戮力敬业,要想脱颖而出还真不太容易。

 

大型画册《精彩华章》,据说是白湖历史上第一部摄影画册。以画册形式,全景式回顾65年创业历程,全方位展示现代监狱建设成就,以精彩纷呈的直观画面,激励人们砥砺前行,从这个意义上看,这本画册在白湖的确是史无前例。那些年代久远的历史画面,我在白湖几个阶段的志书、场史陈列馆,以及其他渠道,都已有所涉猎。而画册中的一些航拍图片,却让我从另一个视角,领略了白湖之美,领悟了做人之道。

 

画册第一幅照片,是分局办公大楼及四个大型监区的鸟瞰图。我在那座大楼里呆过三年,无论是伫立窗前,还是登上楼顶,看到的都是目所能及的一角一隅,顿觉脚下的楼宇,是何等的雄伟壮观,连带着楼中之人也有些飘飘然然。而这幅图片展现的是广袤的大地,大楼与监区掩映在绿茵之中,显得那么驯服,那楼宇之中的人可想而知地有多么渺小。只是换了一个角度,我们眼前的一切,就有了新的变化,我们脑海里的感受,也与以往大不相同。所以,我们做人做事,是不是都需要多转换转换视角去看去想去行,才有可能达到完美精致,不留或者少留遗憾呢?

 

还有那幅姥山俯视图,姥山在左似一小土包,新河大桥与五七大桥如两道玉簮,而那切断姥山颈的深泓水道,以及浩浩荡荡的穿湖新河,尤如一条白练,将四面八方串联起来,昭示着白湖人战天斗地的丰功伟绩。曾经攀登过姥山,曾经穿行过那两座大桥,也曾经在姥山湾深泓水道上无数次摆渡过河,但航拍展示的那种气势恢弘的场景,是我在白湖20年所未曾见过的。作为一名曾经的白湖人,我看得热血沸腾,心潮澎湃。

 

(二)

 

5号上午,参观第一站来到分局指挥中心。监狱指挥中心脱胎于监控中心,借鉴于公安机关的快速处置警务模式,开始于2008年前后,逐步完善于监狱信息化建设的进程之中,目前已成为全国监狱机关上下联通联动的警务运行新机制。

 

白湖的指挥中心建设步伐很快,2010年以前我在白湖分局的时候,指挥中心的功能主要是监控,是监狱总值班制度体系中的一环。记得当时我们分局党委成员每晚轮流值班,其中一项固定程序,就是巡查指挥中心的监控信息,了解各单位各环节民警的在岗在位情况。现在我们参观的白湖指挥中心,面积是过去的数倍,设施比过去更先进,功能自然也比过去更强大。更主要的是,指挥中心现在已经成为监狱层面的综合机构,集视频监控、预测预警、指挥调度、信息报告、辅助决策和监督检查功能于一身,成为了名符其实的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应急指挥体系。真正是今非昔比,鸟枪换炮了。

 

随后参观的是滨东监区。滨东的名称来源曲折。几十年前,白湖对外名称是白湖农场,对内是第一劳改总队(几经变化),下属单位叫大队。19851月,白湖农场改称白湖劳改工作管理局,同时成立白湖农工商开发总公司,农业大队改称农场。在给农场起名字时,一般以就近的农村地名为名,比如关河农场、盛桥农场。靠不上地名的,就以方位或寓意起名,如山南农场、振兴农场,等等。十二大队因为在东大圩最东边,就用了滨东的名字,我想这个“滨”在这里大概是当名词用了。1998年监狱机构改革,白湖设立了14个大型监区,基本上是以13个农业大队为基础的,所以名称也就延续下来了。最近几年,省局加大对白湖的布局调整与监狱建设的支持力度,在原二大队关押点的基础上,兴建了一个现代化的新监区,将原在东大圩的滨东监区迁移到了这里。身处西大圩,这滨东的名字就有点不伦不类,不过也没什么,符号而已。

这个新监区的建设起点很高,堪比一个小型监狱,监舍、习艺、文体、生活等各种设施一应俱全。中心广场迎面的“上善若水”的雕塑和喷泉组合吸人眼球,监狱文化元素到处可见,教化育人的氛围随时有感。主体建筑监舍与习艺场所,呈“口”字结构,左竖是围墙与大门,下横是监舍,右竖是餐厅,上横是劳动习艺场所,几个场所之间是连通的,开闭时间由民警按规定控制。除了有组织的室外活动外,罪犯服刑改造的主体活动都在室内,有效地避免了过去室内室外交叉衔接上的所有安全隐患。相比监房、车间、餐厅等场所分散的情况,监区罪犯一天要进出监房多次,比如出工、收工、就餐,还有各种各样的零星进出,等等,民警的工作量以及管理难度都相对增大,安全事故的发生概率也是相对较高的。虽然管理罪犯的核心是民警,但科技强警、装备与设施强警的道理,也是不言而喻的。

 

还有这个监区的门禁系统与管理也是一流的,我们进入A门后,被要求在警戒线前站齐,上交手机等不得带入监区的物品,接受民警的仪器扫描检查。随后听到民警用警务通向分局指挥中心报告,得到肯定指令后,才打开B门,引领我们进入缓冲网区,再进入中心广场。我没有到民警职工通道那边去看,但我想AB门、人脸识别以及单人滚闸等设施,应该是那边的标配吧。你可别以为民警检查是做做样子,他们的一切执法行为,都在分局指挥中心大屏幕上实时显现,就连司法部的指挥中心都能随时监控各地的情况,听说就有某地监狱民警在监管区内违规使用手机,被司法部的指挥中心监控督查到了,最后被依规予以处理。所以,尽管滨东监区的民警尤其是监区领导大都认识我们,但他们仍然一丝不苟地按规定对我们进行检查和要求,我们当然也是完全理解和支持的。

最后一站看了新建的监狱医院。这个医院刚刚建成,正在安装相关设施,还未正式启用。我了解了一下,医院投资1 个多亿,占地60多亩,医用建筑面积3万多平方,有综合门诊、住院、传染病区、精神病区、保障服务监房等几栋单体楼宇建筑,床位400多张,还有CT机、DR机、数字胃肠机、信息化诊疗系统(包括名院名医远程会诊系统)等医疗科技设备设施,是一家完备的二级综合医疗机构。白湖离庐江县和合肥市都有一定的距离,原来的白湖医院远远难以满足需要,急需建设一个这样的医院。我知道现在监狱对外出就医罪犯的看护,是一个极其繁重的艰巨任务,牵扯大量警力物力和财力。如果这个医院建成使用,对于保障罪犯就医,缓解白湖地区监狱罪犯外出就医矛盾,减轻监狱和民警的负担,是大有裨益的。

(三)

因为要开会,所以我们这一路人马只看了三个地方,就来到了招待所二楼会议室。迎面的电子会标是:“白湖精神”研究会成立暨2018年研讨会。会场中央摆放着一个大长方形会议桌。先是举行了“特约研究员”聘任仪式,然后与会人员围坐四周,各自发表着对“白湖精神”的研讨意见。

 

白湖原来是一个四周高中间低的碟形湖泊,在大别山余脉的环抱之中,湖水满溢时只有从东南经黄姑河与西河流往长江,自南经塘串河联通黄陂湖(黄陂湖是西河上游)而此消彼长,属于西河水系。1953年,政府组织开挖兆河,打通了白湖与巢湖的水道,白湖水流入更低更近的巢湖,便成了巢湖水系。1957年到1964年,白湖围垦成农场,直到今天成为一个现代化大型监狱。这其中,白湖人自力更生,艰苦创业,顽强拼搏,无私奉献,在几十年的奋斗历程中,形成了一种攻坚克难、无往不胜的“白湖精神”,成为白湖人永不消失的宝贵的精神财富。

 

1984年3月,国家正在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换的进程中,白湖也同样面临着变革的阵痛。以刘明智、殷振生为书记、场长的白湖新班子,就是在这个节点走马上任,开启了白湖改革开放、奋勇争先的一个新时期。改革措施主要是紧跟社会潮流,侧重于经济建设,比如农业的“联产联改承包责任制”、工业的“810”工程,以及“苦干三年,争取不要国家一分钱”的改革目标,等等。用今天的眼光看,当时的一些做法似乎有值得反思的地方,但解放思想,转变观念,给白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这是毋庸置疑与毋庸讳言的。从19855月到19862月殷振生局长调离,我一直跟着他到处跑,下大队到工厂,进工棚走大田,听他讲得最多的词语,就是艰苦创业和无私奉献,每到一处,他都要强调“白湖精神”,要求开拓进取。我脑海中最早植入的“白湖精神”,就是由此而形成的。

 

按照白湖提供的背景资料,“白湖精神”概括提炼为“艰苦创业,无私奉献,严守法纪,开拓进取”四句话16个字,是在198912月召开的“白湖精神”研讨会上。这个时候我还在白湖,但可能忙于应付选调考试,对这个会议没什么印象。不过我是赞同这个概括的,前两句话是白湖传承已久的精神精髓,后两句话体现了那个时代的特殊要求。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起,白湖人就认同了“白湖精神”要与时俱进的。后来,“白湖精神”又结合时代发展,演变为“艰苦奋斗,敬业奉献,公正执法,开拓创新”。这个演变的具体时间和背景我不清楚,对“白湖精神”注入时代新意我当然赞成,但对“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的修正却并不苟同。总觉得这两句话是那个特殊年代铸就的精神特质,是白湖人的精神图腾,似乎不宜轻易触碰。就如同现在虽然已经不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但国歌的歌词仍然不会修改一样。

 

这一次,白湖借建监65周年庆典之际,成立“白湖精神”研究会,并举行年度研讨会,这个做法让我眼前一亮。“白湖精神”在白湖发展的每个历史阶段,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白湖的未来仍然需要“白湖精神”的引领。成立“白湖精神”研究会,深入研究“白湖精神”的本质特征,深刻把握“白湖精神”的科学内涵,给“白湖精神”不断注入创新元素,让“白湖精神”与时俱进,体现时代特色,发挥更大作用,是对“白湖精神”的最好坚持与传承。以这种方式纪念建监65周年,是务实之举,高明之举。白湖分局两个主要领导都亲自参加了会议,也足见白湖分局党委对“白湖精神”传承发展的高度重视。

 

下午3点,在白湖电影院召开了纪念大会和文艺演出,偌大的电影院内座无虚席,无数个手机在闪光,记录和传送着庆典盛况。所有的人都很兴奋,脸上洋溢着笑意。因为,白湖的发展与变化,是每一个白湖人的辉煌与荣耀。

 

(戊戌狗年十一月初六,20181212日,星期三,于合肥三孝口)

 

【作者简介】 天高云淡天,本名凌志,安徽省巢湖市烔炀河镇人,法学在职研究生,三级警监。195710月出生,197612月参加工作,做过电工、法官、秘书,曾任安徽省监狱管理局调研科科长、监狱工作研究所政委、书记、所长,《安徽监狱》杂志主编、《安徽新岸》报总编辑,在白湖监狱管理分局等几所监狱担任过领导职务。现为安徽省作家协会、散文家协会、摄影家协会会员,安徽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著有散文集《老家烔炀河》、《狱警絮语》、《老凌游记》等。

管理登录|网站地图|加入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安徽省监狱管理局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718号 网站标识码3400000049 皖ICP备05009534号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