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分类
首页 - 信息公开 - 政府信息公开目录
索 引 号:00298623X/201812-00128 文 号:
发布机构:安徽省监狱管理局 内容分类:回应关切
发布日期:2018-12-04 名 称:【 AHTV法治时空】合肥:记者探访淝河监狱艾滋病专管监区,每一个艾滋病服刑人员都是一段故事……
关键词:

【 AHTV法治时空】合肥:记者探访淝河监狱艾滋病专管监区,每一个艾滋病服刑人员都是一段故事……

为了提高人们对艾滋病的认识,世界卫生组织于19881月将每年的121日,定为世界艾滋病日,号召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在这一天举办相关活动,宣传和普及预防艾滋病的知识。如何预防和治疗艾滋病?提到这一话题,哪怕普通人也心有忌惮,更何况是艾滋病罪犯集中的地方。

在安徽省淝河监狱,就有一个艾滋病专管监区,这里的民警不仅是医生更是关“艾”大使,他们每天都要面对这些对生没有希望的病犯们,如何让服刑人员树立生的信心,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下他们的工作。

舞台虽然不大,但这支叫《重生》的舞蹈,却引来了阵阵掌声,而在舞台上进行表演的人,都是淝河监狱艾滋病专管监区的服刑人员。

艾滋病服刑人员 小于:重生,他分了五段,第一段代表跌宕起伏的人生;第二段就是感觉是我们入监服刑,迷失自己;第三段表现一个浴火重生,找到新生希望;第四段思念母亲;第五段表现妈妈等着回家。

他叫小于,是淝河监狱艾滋病专管监区的一名服刑人员,而这支八分多钟,情节跌宕起伏的舞蹈剧,就是他编排出来的。

艾滋病服刑人员 小于:这个舞蹈也是我自己的一个真实写照,包括我入监服刑的低迷的心理,包括我参加艺术团一个重生的欲望。

小于今年30岁,吉林长春人,20161116日入监,因为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同时染上了艾滋病,可是你怎么也想不到,他曾经有过一段开挂的人生。

小于:自己在北京舞蹈学院学舞台设计,后来去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留学,回国之后做了一段时间的外景主持。

小于的家在农村,因为从小就喜欢在舞台上的感觉,所以怀揣着梦想,他迈入了北京舞蹈学院进行学习,但是家庭条件的局促,让在象牙塔里的小于倍感压力。

    小于:因为家里比较穷,不像其他同学比较富裕,我们那个学校富裕的人多,所以就像我们这种就每天靠打零工,小时工的人很少,我比较在意别人的眼光。

为了弥补内心的自卑,小于尝试各种兼职来挣钱,2003年,他通过朋友介绍,去了酒吧做舞者,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毒品进入了小于的生活。

小于:我需要激情,我需要活力,需要解脱压力,当时在酒吧夜店很多人吸食,一开始说不上瘾,跟抽烟一样,然后就尝试了一下。

在灯红酒绿的生活里,毒品让小于慢慢迷失了自己。

小于:我是一个同性恋者,吸食冰毒要发泄,有不良的性行为,引起这方面的感染,没有太在意,跟大多人一样,感觉艾滋病离我很遥远。

2011年,在湖北省武汉市,小于被检测出HIV阳性,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艾滋病,而那个时候,小于才只有23岁。

小于:我整个人关在房间里,我不想出去,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得这个病,甚至连父母都隐瞒了。我甚至悲观到一定程度,我在湖北武汉,我在15年给自己买了一块墓地,给自己做好了遗像,写好了墓志铭,当时的想法就是死亡离我一步,我随时都会死去。

23岁的大男孩,可以说人生才刚刚开始,可是染上艾滋病的小于,害怕,痛苦,纠结,无人倾诉,这个时候,他再次选择用毒品麻痹自己,到最后以贩养吸,2015年,小于因为贩毒被捕入狱。

小于告诉记者,当时被捕就在想,抓就抓吧,反正没几年活了。

因为贩卖毒品罪,小于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2016年他被送往淝河监狱服刑,早就对生没有什么希望的小于,每天都在等待死亡的来临。

小于:死亡并不是那么可怕,可能活着更是一种痛苦吧,因为感觉自己没什么希望,对未来也没有憧憬。活着没什么意义,活着只是给父母增加压力,也没有什么生的希望。

15年的刑期,加上艾滋病的侵蚀,小于对生已经没有了希望,所以刚入狱的那段时间,小于不愿意接受治疗,每天的服刑生活就是混吃等死。

淝河监狱艾滋病专管监区 政治教导员 张军:艾滋病跟别的服刑人员的最大的区别,在于他对自己病情恐惧以及对前途的绝望。

淝河监狱艾滋病专管监区 民警  王坤荣:之前有律师进监过来,就是他在外面的处理财物问题他表现无所谓,经常跟我说的话,我有这个病,刑期这么长,我不可能活着出去了。什么都无所谓了,就是那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死亡”充斥了小于的整个人,如何才能打消他求死的欲望?如何树立他面对生活的信心?承包民警王坤荣想尽的方法,可是效果甚微,然而在一次偶然的聊天的过程,王坤荣突然发现了一个细节。

淝河监狱艾滋病专管监区 民警  王坤荣:了解到他学习的经历以及演出的经验,我发现跟他交流的时候,就谈到这方面,当谈到演出经历的时候,就感觉眼中有光的感觉。

 

2016年,淝河监狱开始组建“红丝带”艺术团,考虑到小于之前的经历,同时也为了帮助他更好的服刑改造,监区领导决定,让小于协助警官带领同犯排练节目。

除了帮助服刑人员编排节目,小于自己也积极参加监区各种演出,而站在舞台上的小于,似乎又重新找回了原来的自己。

专管监区民警 王坤荣:他当时也挺开心的,他站在舞台上对我来说就像变了一个人感觉。

小于:因为我从小比较喜欢舞台,记的第一次演出,16年端午节,我们红丝带艺术团,我走上舞台,我感觉回到了学校的时候,我很兴奋。

站在阔别已久的舞台,小于充满了激情和活力,他发现原来人生还可以再来,而从“红丝带”艺术团成立至今,小于参演和编排的节目数不胜数,如今他更是淝河监狱“红丝带”艺术团的艺术总监。

监区政治教导员 张军:红丝带艺术团日常节目编排和策划,这么个定位,也是主要参加的演员之一,并且多次获奖。

小于:我现在不一样了,自从监区组建红丝带艺术团,我重新找到舞台的感觉,找回自己人生价值。我是完全从一个失去信心的人,找回信心,我同时帮助别人找回信心。

自从加入“红丝带”艺术团,小于可以说从灰暗的世界里又看到希望,然而,在小于的心里,一直还有个结。

小于:我也蛮想家的,我也很想爸爸妈妈的,我也很矛盾。父母以前问过我说,为什么关在监狱总医院,我跟他们说我身体不是很好,有一些其他感染疾病,没有直接讲有艾滋病这块。 

在第31个“世界艾滋病日”这天,安徽省淝河监狱举办一场“关艾行动”—“红丝带”开放日活动,让表现良好的服刑人员与亲属在食堂亲情共餐,可是小于却并没有让家人来。

小于:我想让他们可以,给他们一点时间慢慢接受这个事情,我父母没什么文化,听到这个词,怕他们承受不了打击。

专管监区民警王坤荣:这样会见活动,他跟我讲过,还是担心,我们也在做工作,希望让他早日跟家人更好的沟通。

在父母眼里,小于是个孝子,在亲戚朋友眼中,他光鲜夺目的,可如今的他,不敢面对父母和亲人,所以至今小于都没有告诉家人自己的真实情况,然而看到其他服刑人员家人来探视的情形,小于最终还是没忍住。

考虑到小于平时表现和思乡情绪,王坤荣向监区领导汇报,决定让小于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给父母打一个亲情电话。

小于与妈妈通话:

妈妈,在家干啥呢? 怎么又打电话呢?没事,今天干部特批,问下家里可好。挺好的,不用惦记,你那病怎么样呢?我在这边挺好的,不用担心我的。我很好很健康,我就惦记你那病,按时吃药。你身体还好吧,我身体挺好的,你在家照顾好自己,家不用惦记。

小于表示,自己在慢慢让父母了解,没有说艾滋病,让父母尽量少担心,希望他们能够晚些经历痛苦。

打完这通电话,小于的心情平静了很多。

再过一会,淝河监狱“关艾行动”—“红丝带”帮教文艺汇报演出就要开始了,小于收拾心情,又一次奔向了让他找到希望的舞台。

小于:我把每一次演出都当成对自己的一次考试,我从不给演出打太高的分,因为要不断学习不断进步,就像服刑期间改造一样。

专管监区民警 王坤荣:希望他可以更阳光,更积极一点,我们也尽自己努力,让他们早日回归社会。

小编有话说:人生最可怕的不是病痛,不是失去自由,而是迷失自己,而是没有勇气去面对。入监服刑两年多来,小余终于重新找到了自我,他说,最要感谢的就是警官和医生,是他们没有放弃,没有抛弃。其实对于每一个服刑人员,管教不会放弃,家人不会放弃,只要你自己不自暴自弃,未来就有阳光,就有希望。记者/ 高香茗 吕扬 编辑/喻洁

来源:2018122日安徽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AHTV法治时空

管理登录|网站地图|加入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安徽省监狱管理局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718号 网站标识码3400000049 皖ICP备05009534号

x